1. 首页
  2. 股市内参
  3. 正文

原油期货持续下跌,中国银行平仓,那么钱被谁赚去了?

  4月23日,WTI原油期货价格收涨2.72美元,涨幅19.74%,近两日涨幅超42%。

  要说清楚这个事情,大概是四步走


  第一步是产油国之间的价格战:

  2020年的国际油价从2月份开产油国们因为减产的事儿谈不拢,导价格战。一直到4月9号,产油国才就减产问题达成了协议,布伦特和Wti应声回涨。

  第二是受疫情影响国际原油一直供大于求,而且库存一直处在5年以来的高位。

  但是相比产油国之间的互撕,原油库存的风险一直更高。“美国能源署和瑞斯塔分别预测:受疫情影响,原油需求4月将会下降15%~20%,与此同时,在Opec+减产协议达成之后,全球日产原油依然在每日100万桶的水平徘徊,而原油库存则迅速增加,无论是经合组织,还是美国,商业原油库存都达到了超高的水平。

  第三步是原油期货市场的恐慌性抛售:

  4.21日,期货市场一支原油期货(WTI)5月份合约的交割日临近,多头散户发现再不交易就要被交易所被强制平仓了,于是纷纷卖出。由于离强制平仓越来越近,所以价格只能一降再降,最后基本就是不要钱。

  这就和股市崩盘类似,一旦发生价格挤兑,恐慌蔓延,崩盘就是必然的。

  期货交易一般用的都是保证金的模式。当石油下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被交易所会强制平仓,美名其曰:帮用户止损。

  此次原油期货直线暴跌的主要原因就是——价格下跌→更多的人降价卖出→有多头被爆仓,交易所强制低价卖出→没爆仓的多头也吓得赶紧卖出,赔钱也要卖→更多人被爆仓。。。

  为了止损,多头白送我们都能理解,但是为什么出现负值呢?

  第一、需求端萎缩15%~20%;

  第二、库存已经达到了5年以来的高峰;

  第三、油库都已经快满了!要不是怕污染环境,新生产的原油都有直接被倒河里的危险!

  第四、很多很多原油的炒家是没打算把自己家里变成油库的!不管贵贱他们都得提前平仓;

  第五、存储石油也有成本,机构抄底来现油卖不出去,难道不干金融了改行自己开炼化厂么?

  硬要加仓的话那么根据边际效应来看,付出的运输、存储成本比油还值钱。所以出现了类似大萧条中倒牛奶的情况。由于原油期货一手就是1000桶,就算多头愿意贴钱,有能力做交割的接盘侠这边也很难找到地方储存。可是,一旦出现滞纳,哪怕就一天,可能都是一个天价的储存滞纳金,所以没人接盘,价格只能一跌再跌。这才有了原油期货跌成负数的神奇现象。

  第四步是上一只原油期货死活都那样了,新一轮的合约又开始了,开始赌下一个交割日之前原油会不会上涨的赌徒们陆续抄底进场了。

  第一,完全可以在美国当地交割,只需要存放在租赁库储存原油,然后在更换成六月份的原油合约,就可以大幅度套利,因为5月和6月份合约差价6.5美金,是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?

  第二,如果无法套利,看起来是不是可以申请实物交割?因为5月交割的原油远远低于主力期货价格和现货市场的价格,别说买原油还送钱,就是一桶原油10美元能买到手他不香吗?

  看起来多头持有大量多单毫无破绽,对不对?但是为什么会被国际游资围猎呢?

  原因在于几个背景

  1.全球原油库存爆满,贴近上限,美国当地的石油储存空间已经耗尽。原油库存商一看,马上就要交割了,怎么还有傻帽在持有大量多单?我家仓库放都不放不下了,你交割的时候能往哪存?就好比前面路都断了,你汽车能往天上开?

  2.需要交割的原油库存地在俄克拉荷马内陆州,想要把原油运出去,首先要有物流运输把石油运往港口,然后再找油轮从美国港口运回。但是现在全球疫情蔓延,石油需求崩溃,先不说现在能不能订到远洋油轮(油轮运力极度紧张)就是油轮运输费用已经暴涨了6倍,陆运呢?可能一桶原油的从内陆到国内运输费用都需要40美元/桶

  3.我交割完不要原油了行不行,放弃认领原油,只求把合约平掉?很抱歉不行,如果你没有按期交割原油,那么你就是违约,需要支付大量违约金还有占用库存罚款,交易所会把你告上国际法庭。

  所以我们来看,多头是不是毫无还手之力?在人家库存商眼里,你没地方存还拿着这么大量多单是不是傻帽,但凡如果你掌握了库存空间,国际资本敢这么干?负美元的价格买到原油,只要存一天第二天就是白花花的银子。所以场内持有大量多单而且还没有交割库存能力的交易者,被联合资本血腥屠宰。

  换句话说,就是手握大量石油库存空间的庄家,在收割过度投机没有交割能力的散户,赌场是他们,裁判也是他们,散户怎么玩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oquanad.com/gsnc/123179.html

(function(){ var src = (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== "http:") ? "http://js.passport.qihucdn.com/11.0.1.js?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"; document.write('<\/mip-script>'); })();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